澳门百家乐-百家楽真人游戏-澳门百家乐网址


神探夏洛克,我多想看罗伯特和裘德在床上终极PK

【澳门百家乐网址】我爱卷福,如果柯南道尔还活着

澳门百家乐网址:打響今年暑假的第一炮,華爾街之狼

  所以所有的元素都到位了,不難想像《福爾摩斯》企圖呈現出來是一個有很宏觀的劇情,大導演、大明星、大場景還有一堆編劇,也看出電影公司對這部電影的期待與信心。也許因為這樣,電影非常慎重、小心,整部片毫無意外充滿所有商業片所要的元素,整場電影就像是一場嘉年華,不斷的尊循好萊塢公式如同按表操課到可以看的出來是部計算精準的電影。雖然導演節奏掌握得宜,兩大男星的對戲精彩又風趣。但是卻因為太過保守電影缺乏驚喜,偵探電影最重要的元素還是要有所期待,有所預料,卻不同觀眾所猜想,才會讓人有種出乎意料的快膽。但是此片劇情就如同一本已經看過許多次的推理小說,創意不足驚喜有餘。而且過多的鋪陳,除了明顯透露出他們對續集拍攝的野心,也可以看出他們對這集拍出來僅有這樣的成果非常滿意。那不就如同《黃金羅盤》成現出的自大,最後翻船的結果。但是可以慶幸的是這部電影是福爾摩斯,作者柯南道爾而非菲力普普曼,而兩大男星的演員魅力也強過小女孩。整體來說電影不能說不好看,但是就止於水平。

 

電影在台灣4月11日上映,但是美國5月18日才會上映,足足早美國五週的時間,對這類大片可說是史無前例,很好奇這樣的策略是覺得亞洲地區先上映比較不會有盜版問題嗎…=
=?

最後

史柯西斯又再起了,電影用非常低的成本(四百五十萬美金)完成,1986年拿下坎城最佳導演。

電影獲得美國海軍全力支持,本片在劇情中也不隱諱的對美國海軍歌功頌德。尤其在後段密蘇里艦的橋段,雖然有點灑狗血,但是在劇情中間接奠定美國海軍在歷史的意義。密蘇里艦為美軍接受日本投降,雖然是一台軍艦,但是他存在著重要的歷史意義。主角赫伯與日本軍官永田兩人,在夏威夷瓦胡島駕著密蘇里艦與外星人進行最重要的一場戰役,片中除了某種歷史的傳承,也傳遞出人類不分種族、國籍一併為地球未來奮鬥的潛在意義。

  話說連續三天參加三場不同的特映在三個不同的地方,腦筋混亂的我,其實有點不知道要從何動手、從何寫起。但是經驗告訴我們,當你不知道從何起手的時候,先從最簡單的步驟開始,於是我便開始動手打這篇文章。

 

這由Clifford Von Wickler發明的紙上遊戲(如左圖),後來由Milton Bradley
Company公司在1931年申請專利並且販售,後來因為電子遊戲掘起,桌上和戰棋類遊戲逝微,孩之寶在1984年把他買下,這間經營124年的公司到此告一段落。(文字來源:科技生活囧興)。而後孩之寶將其改變成戰棋遊戲,隨著時代的變化,Battleship也有了許多不同的風貌。電影中赫博與永田兩人與外星人的海戰對決,巧妙地將Battleship的概念納入影片之中,也許在這部電影熱賣之後,這類遊戲會隨之大賣,只能說片商跟孩之寶好會做生意阿…
     
 

  

 

人類對外星探索的迷思

(PS:至於小勞勃道尼為了福爾摩斯而去練「詠春」,如同《孔子》,福爾摩斯也換化武術大師,這其實早有先例,有興趣可參造於此:武鬥派的福爾摩斯,這裡就不多說了)

J.J.和史匹柏也有一段動人的情誼,這個有機會再說。

隨著天氣越來越熱,好萊塢電影也開始推出一系列大成本的電影,去年就時有耳聞的《超級戰艦》一轉眼明天就要上映,所以今天受片商之邀提前先觀賞到這部今年暑假檔期第一部強片。

  相較於角色選取上,劇情一改以往直接翻拍小說,電影以福爾摩斯個性為主軸,架構在一個真實發生過的故事於電影劇情之中。在維多利亞年代有個以超自然力量聞名的艾利斯特克勞利(Aleister
Crowley),以他做為電影反派布萊克伍德的原型(關於此人的種種有興趣的請參閱此聯結(按此),這裡就不多做介紹)。於是藉由真人真事的改編,企圖就是塑造出福爾摩斯存在這時代背景的真實人物,於是在劇情篇寫的部分華納下足了功夫。也讓我想起當年有部電影《頂尖對決》,利用愛迪生與泰斯拉的鬥爭做串場,完美的以現實去補足了一個虛構故事的戲劇張力,讓雖然篇幅不多,卻是大大影響後面情結的關建。所以從編劇的大陣仗,可以看出華納試圖創造出一個全新但是卻又不失原著風格的作品。

 

電影劇情的創新度

  福爾摩斯的大名不用在多做介紹,在進代有許多令人讚賞的推理小說,不論是本格派、社會派、冷硬派或是什麼派別,大家只要提到推理,大多不離「福爾摩斯」。不是推理小說迷的你,可以不知道馬修史卡德、加賀恭一郎,但是你不會不知道福爾摩斯。因為他的地位就像是麥可喬登之餘籃球,福爾摩斯與推理早已畫下等號。如同以前與福爾摩斯齊名的亞森羅蘋的作者曾說:「羅蘋不是我的影子,我才是羅蘋的影子。」,福爾摩斯的作者柯南道爾的名氣卻早不如筆下角色,要不是近年拖青山昌岡的福,也許早已被人遺忘。

 

最後聊聊Battleship

  故事敘述夏洛克福爾摩斯(小勞勃道尼飾)與他的好搭擋約翰華生(裘德洛飾)偵破一起連續殺人案件,而犯人則是身為議員的布萊克伍德(馬克史壯飾)。在逮捕布萊克伍德後福爾摩斯一直無所事事,直到布萊克伍德被動刑隔天,已經處絞刑的布萊克伍德被人目睹死而復生。為了聲譽以及找尋其中的陰謀,福爾摩斯與他的好搭擋華生再度偵辦此案。

「謝謝你。」

電影由《浴血叢林》、《全民超人》的導演彼得柏格執導,對於動作片執導不陌生的他,對於這類商業電影的節奏掌握,雖不如幾個商業大導爐火純青,但是卻也恰到好處。男主角成長轉變,在與淺野忠信艦橋上大和解讓我甚至覺得是抄襲《星際爭霸戰》的感覺。但是畢竟電影要賣的是特效與動作場面,那些也就只是插花或是增加劇情完整的段落而已,倒不至於影響電影太多。電影題材不難讓人聯想起《ID4》及《天際浩劫》只是這次對決的角色從美國空軍、美國陸軍改為美國海軍,電影從空戰、陸戰演變成海戰,其實在題材上並沒有太新穎的地方。但是這類電影著重的特效部分,卻不比這兩部差,成為這部電影最大的賣點。

  也因為柯南道爾筆下的福爾摩斯如此有名,他的形象早已深值在讀者心理。這樣的作品要怎麼去詮釋才能讓普羅大眾都能滿意,電影公司的做法就是「顛覆」。為了避免以往翻拍小說都有無法達到書迷的要求與期待,造成這部電影評價頗差,華納的《哈利波特》系列就是最大的例子,而構思這部電影概念的萊昂納爾威格拉姆即為哈利波特的執行製片,因此他更能深刻體會到書迷對於翻拍電影的深切感覺。在選角的部分但是選角上其實還算合理,找上了小勞勃道尼。曾經因為私生活糜爛,被視為好萊塢殞落的巨星,孰知失之東隅得知桑榆,因為嗑藥的關係讓他演活了大衛芬奇《索命黃道帶》中的酗酒記者。但是這和福爾摩斯有甚麼關係,有看小說的人應該知道,其實福爾摩斯是個癮君子。在電影中有個橋段就是華生叫福爾摩斯不要用他麻醉眼睛的藥來用,其實那個藥是可卡因,也就是古柯鹼。為了詮釋這角色,所以找小勞勃道尼演這角色可以說是非常貼切,就像是布蘭妮墨菲常演ㄧ些吸毒酗酒的角色,也是來自他本身不太好的經歷(近日也因為用藥過度不幸辭世R.I.P)。反倒華生的角色讓裘德洛飾演,真的很顛覆以往大家的印象的地方。以往為了避免配角太搶鋒頭,華生這角色一直都很小弟,不然就是很路人的演員。這次選用裘德洛擔當演出,給了配角或是副手腳色一個新的格局,讓原本像是小跟班的角色,轉變成得力助手,如同青鋒俠中的加藤、賭神旁邊的龍五,大大顛覆以往醫生都要溫文柔弱的形象。

 

不僅僅對美國海軍致敬

  扣除劇情翻拍與否外,拍攝的部分感覺就比較單純了。導演請來蓋瑞奇,此人利害之處在於電影中常用犀利的對白簡短的動作營造出那種緊湊又有趣的感覺,而在片中看似無關的交錯情結,到最後卻環環相扣互相牽扯,在某些地方我自己是覺得他比起《火線交錯》的阿利安卓崗
札雷伊納利圖高明又有趣許多。看他的《兩根槍管》、《偷拐搶騙》都是這類電影的經典作品,也可看出蓋瑞奇的才氣與能力。但是一個導演可以拍一兩部片讓你記得他,也可拍一兩部片讓你忘記他。看似前途無量的蓋瑞奇,跟瑪丹娜結婚後就是一部爛到暴的《浩劫妙冤家》,讓人忘記了他的才氣,如今他總算脫離娜姊,也用他以往的風格再次跟影迷宣告他回來了。

「你們需要我,你們需要像我這樣的壞蛋所以你們可以指著我說:『那就是壞蛋』。所以你們就變好人了?你們不是好人,你們只是懂得隱藏,懂得欺騙。我,我從不欺騙,我,永遠說實話,就算在說謊的時候。來吧!向壞蛋說晚安吧!」

幾年前知名英國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公開呼籲各國停止尋找外星人的舉動,他認為「少數外星生命擁有比人類更高的智慧,接觸這類外星生物,地球將成為殖民地,會對人類帶來毀滅性影響。」他曾比喻面對先進外星人,地球人宛如「哥倫布時代的美洲原住民」,這段話也被寫入電影劇情中,這段言論也成為這部電影的依據。在人類無盡的使用地球上的資源下,地球面對能源耗盡的危機,太空探險已經從早期對浩瀚銀河的好奇,轉變成人類資源探索甚至殖民的可能性,近年來好萊塢許多科幻片的題材都繞著能源危機打轉,賣座電影《阿凡達》也是以此為主軸。

原文出處:

認同感,寫實的力量,生活細節的描繪、社群文化的呈現,讓他成為獨一無二的電影社會學家。他從來不為名人作傳,只在泥淖中挖掘再世俗不過的人生瑣事。所以當你看懂,崔維斯不是瘋狂殺人魔、拉莫塔不是暴力狂、亨利希爾不是天生的罪犯、喬丹貝爾福骨子裡也不是什麼華爾街之狼。他們都是軟弱、平庸、孤獨、渴望被愛與歸屬的人,和我們沒什麼本質的不同。

電影靈感來自於孩之寶的知名海戰遊戲『Battleship』(見延伸閱讀),故事敘述太空總署在外太空中發現了一個適合人類的G星球,為了尋找宇宙中其他適合人類居住的環境,太空總署利用機密的衛星系統傳送了訊息到G星球,除了希望能尋找第二個地球,也期待能發現地球以外的生物,這被稱之為「綠燈計劃」。同時擁有天賦卻放蕩不羈的男主角赫伯(泰勒基奇飾)遇到了心儀對象珊(布魯克林德克爾飾)為了討他歡心他間接進入海軍,他充滿天賦成為海軍晉陞最快的軍官,但是火爆的個性讓他為他哥哥史東(亞歷山大史柯斯嘉飾)製造許多麻煩。在一次太平洋海軍公演,品行不受約束的他,不但與日軍軍官永田交惡,最後面臨了被珊的父親(連恩尼遜飾)退役的窘境。就在這時候從遙遠星系的回應來臨,原本期待的外太空探索行動,頓時成了全世界的噩夢…

  小勞勃道尼跟裘德洛的組合真的很棒,沒想過這兩個人搭配起來居然會有那麼漂亮的效果,算是出乎意料。福爾摩斯的宿敵詹姆斯莫理亞帝在這部電影有小篇幅的介紹,原本很期待他們的對決,但是看到後面到有點無所為了,刻意調人胃口反而讓人不是胃口。不是不好看的電影,卻給搞成這樣有點我自己的主觀意思,但是走出電影院還是讓我有點失落。

 

(馬克史壯讓我失望了,《謊言對決》那種角色還是比較適合他,這應該給石內卜演才對。而凱莉雷利很正,期待他在第二集有多點演出
機會)

 

又一記漂亮的勾拳,劃破空氣的響聲響徹了2014年寒冷的初春。我知道,永遠的鬥士、當代的梵谷、電影的聖徒,他四十年的電影人生還沒有結束。他還在台上,依然是熠熠發光的拳王。

 

 

 

 

 

接下來總算要進入《華爾街之狼》了。先前一直東拉西扯,正是為了拖延正題。畢竟,電影是多麼博大精深的綜合藝術,短短的學習歷程和淺薄的天份,實在不足以討論電影,更何況是史柯西斯的電影。

這時候的史柯西斯舉重若輕,爐火純青。兩年前,他終於完成了宿願《基督的最後誘惑》,和老搭檔狄尼洛完成了傑作《蠻牛》和《喜劇之王》,《下班後》證明他可以快手、低成本拍出口碑好的獨立製片、《金錢本色》的票房與保羅.紐曼的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讓大明星與片場對他信心倍增。他走出了陰霾,也再也不需要為了搖搖欲墜的地位擔心。

如果真的有人願意看這篇絮絮叨叨的文章到這個地方,然後還不瞭解史柯西斯,那我真的建議,一定要看過《四海好傢伙》,至少要看過《四海好傢伙》。跳過這部電影,就無法理解二十年來美國的類型電影發展。

 

持續和史柯西斯不斷挖掘同樣類型的角色到了極致,再不斷和當代最優秀的導演合作,在我眼中,李奧納多做的事情,和當初狄尼洛做的事情幾乎一模一樣。

過去十幾年來,很多觀眾都在疑惑,李奧納多究竟在做什麼?一個個角色越來越糾結、越來越痛苦,他的表演越來越聲嘶力竭、眉頭緊皺、苦大仇深,好像渾身的肌肉只能緊繃不能放鬆,為了得到那座小金人,這傢伙失心瘋了。

 

然後,片商(應該是聯美)給了他一筆錢,讓他拍攝一部大片,真正的大片,不是捉襟見肘的獨立電影,《紐約.紐約》。這部電影迎來史柯西斯人生第一次的慘敗,他在拍攝時經歷了事業、婚姻和身體的三重危機。

當年,庫柏力克拿到冷戰小說《紅色警戒》,他左思右想,找不到把這個故事拍成電影的方式。畢竟,近在眼前的世界末日,美蘇兩國苦心設計的互相保證毀滅裝置,要怎麼才能夠讓觀眾看完而不抓狂呢?

 

 

 

 

夢醒了。史柯西斯再一次萌生退意。《蠻牛》沒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接連的票房失利,一生一次的豪賭慘輸。他又想離開了。這時候距離偉大的《蠻牛》,不過才三年而已。

 

這段胡扯除了彰顯這群笨蛋的笨以外,還說了什麼?

 

為了這個目標,我們看他還和哪些人合作,創造了哪些角色:

 

 

 

 

就我來說,要瞭解李奧納多與史柯西斯的突破、瞭解《華爾街之狼》,就要同時考慮這五部電影,分別是:《四海好傢伙》、《蠻牛》、《喜劇之王》、《神鬼玩家》以及《華爾街之狼》。

 

 

他躺在病床上思考著電影人生的終結。這時候,狄尼洛進來,丟給他一本劇本,和一句話:「你知道我們可以拍這部電影。」

史柯西斯一直不想要拍攝這部電影,但狄尼洛從好幾年前就不斷遊說,並且找人寫了劇本,還擬定了近乎自殘的增肥計畫。很多年後,許多演員不斷走上增肥變醜這條路。

 

 

這是史柯西斯最悲哀的故事,一個瘋子不但沒有接受治療,還因為他的瘋狂,所以在電視前,讓所有的人嘲笑他的瘋狂,於是成為王。你知道他永遠不會好,因為病的不是他,是迷戀病態的整個世界。

昆汀.塔倫提諾曾經這樣聊過狄尼洛(經常提到此君是因為他很喜歡自己錄自己聊電影掌故的談話,然後放到網路上,很有意思。):

不久之後,丹尼把傳票丟到垃圾桶撒尿,大喊:「你知道史崔頓怎麼對付傳票的嗎?去你的美國!」

 

 

 

史柯西斯是個信奉作者論的好萊塢導演,這讓他成為一個異類,也讓他的處境十分艱辛。事實上,他一直要到九零年代中後,他的困境才慢慢緩解,事實上,在兩千年之前,他大多拍攝預算拮据的獨立電影。

 

他在《美國電影課》(1995紀錄片,陸譯:馬丁史柯西斯的美國電影之旅)曾說:導演的兩難,就是電影到底是為了自己而拍,還是為了別人而拍?該忠於自我、或是忠於市場。乍聽之下很有道理,可是,真的如此嗎?

 

 

 

 

 

我是馬丁.史柯西斯的狂熱愛好者。我看過他每一部劇情片,大部分的紀錄片、正式出道前的短片,還有許多零散的電視作品、MV等等。

而在《再見愛麗絲》的結尾,他評論音軌說「愛會傷人。」,當時最後一句台詞,是年輕的小男孩在街頭被媽媽抱緊,他說:「我呼吸不了。」

 

總之,這是史柯西斯的第一次挫敗。幾年之後,他將迎向人生的第二次挫敗。那就是上述引言提到的最後一部電影《基督的最後誘惑》。

靈魂的暗夜,你通過考驗了嗎?吱嘎作響的破爛車廂,你通過考驗了嗎?或許你有,但是看看台下那些人憧憬的眼睛吧,他們不想通過考驗。你知道,喬丹.貝爾福是對的,在出賣靈魂這件事情上,大家唯一後悔的,是賣得不夠多。

 

 

 

 

而最後,最重要的就是李奧納多.狄卡皮歐一路努力而來,最後貢獻的偉大表演。

「那…我想請問,你孤獨的時候都怎麼辦。」

視覺極致的攝影機運動,變焦、推軌、手持、環繞、車拍、穩定架、昇降機,大量極高難度的複雜長鏡頭,用上所有攝影技巧;配樂和畫面的強烈反差,像是船難的輕快音樂、他在《四海好傢伙》的連續謀殺案,將一具具屍體的畫面搭配情歌的節拍;對話、音效與畫面不同步的華麗剪接,用配樂或是對話快速銜結不同場戲,像是馬修.麥康納還在唱著捶胸歌,畫面就從明亮的公司餐廳,直接跳到脫衣舞孃的底褲。或是台上正說著笑話,笑聲未歇,畫面直接切到主角拿著大箱的鈔票堂而皇之走出機場。再加上各種花招,停格、加速、慢動作播放,觀點鏡頭切換,每個鏡頭都飽含角色的情緒和張力。

 

 

人生是擂台,你必須奮鬥到底。人生是擂台,你在臺上只有敵人,沒有朋友,只要一個疏忽,就會輸,就會死。人生就是擂台,勝利的唯一方法,就是讓自己貼近敵人,在最危險的時刻,使勁全力,揮出你的拳頭。

 

悲哀的是,或許片商是對的,1997年類似題材的《達賴的一生》不只票房平平,還讓迪士尼被中共封殺多年。又一次掀起波濤的電影。

當貝爾福雄辯滔滔地說:「你可以說我膚淺、說我是物質主義者,那麼,去麥當勞工作吧!」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一語成讖,有些人只想做家具,有些人不想發財,喬丹貝爾福,你以為你懂了全部的人性,但其實沒有。有些人你買不起、有些人你惹不起。

「有兩部電影對我的影響非常大,第一部是《四海好傢伙》,《無法無天》的結構就建立在它的基礎之上。我特别喜歡史柯西斯描繪黑幫世界的能力,展開不同的角色以及多線索的故事。」

 

只有史柯西斯,抱著他古怪的熱情和執迷的狂戀,才會永遠在風車前鼻青臉腫,才夢想在風車前粉身碎骨。

不過,本著粉絲推廣偶像的精神,還是試著把自己一知半解的觀點寫了下來,故為閒聊。

「有一天,我會死在攝影機後面。」《雨果的冒險》映後不久,他這樣對記者說。

六年後,他第一部電影,就是和狄尼洛的對手戲。

「我以後要造最快的飛機,拍最大的電影,當最有錢的人。」

 

 

 

「這代表我永遠沒辦法跟喬.路易斯打,我永遠不能跟最好的打。」

 

「他是重量級,你是中量級,你們本來就不能打。」

 

是的,我很喜歡《華爾街之狼》,我當然喜歡《華爾街之狼》,就算進了戲院給我三個小時的黑幕讓我睡一大覺,醒來時看到斗大的字打著「Directed
by MARTIN
SCORSESE」,我也會強顏歡笑地說,這部電影還不錯,我給他五顆星。

他經常改編傳記,有趣的是,這些傳記都不是一般導演會拍攝的題材。他選擇的是特殊世界的平凡人,邊陲世界的小角色。

 

之前談過很多《蠻牛》,拉莫塔的人生讓人心碎。他是個脆弱、充滿缺陷的人,而他讓我們看到了自我毀滅的絕望,在擂台上、監獄裡,拉莫塔一次一次讓自己遭受痛苦與羞辱。即使有著種種缺點,史柯西斯依然讓我們同情他。

但是,沒有完美的藝術品,每種選擇,都必然有代價。在我看來,這就是《四海好傢伙》和《華爾街之狼》根本的差別,那就是主要角色的內在深度。當選擇了旁觀者的視角,對特定角色內心的挖掘,與角色形象的樹立,就受到了限制。你要嘛看得廣、要嘛看得深,所以這些電影才那麼需要旁白。取捨的結果,就是犧牲了主角強烈鮮明的形象。

也有很多人以為終其一生風格不斷突破的史柯西斯,只擅長黑幫電影。但其實,史柯西斯拍過B級片、女性電影、運動電影、宗教電影、歌舞片、喜劇片、續集電影、驚悚片、歷史片、文藝片、紀錄片、甚至還拍過兒童片。黑幫類型只是其中一個面相。但這部電影的光彩太迷人了,才造成了這些美麗的誤解。

脆弱才能拯救脆弱,堅強不能;罪人才有救贖、聖人沒有;恨是愛,背叛是忠誠。聖女是妓女,死是重生。

「視覺的雲霄飛車」,史柯西斯的電影被這樣形容。「他是那個世代最會用攝影機的導演,他讓你進入螢幕裡的世界,看到角色的情緒。」羅傑.艾柏特這樣說。

我曾經這樣誤解過他。直到我開始認識勞勃.狄尼洛。

 

多年來的修煉融眾多特色於一爐,讓李奧納多脫胎換骨,成就了不可一世、狂妄無恥,又可愛逗趣、討人喜愛的喬丹.貝爾福。

《雨果的冒險》,被埋沒的電影大師梅里葉說:「快樂結局只會發生在電影裡。」

 

 

 

用這篇殘破混亂的冗長文字,希望更多人認識、喜歡這個電影導演、影癡,以及膠卷修復先驅,馬丁.史柯西斯。

 

 

 

 

 

1991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矮個子的喬.派西站上臺,說出了可能是史上最短的奧斯卡致詞:「我的榮幸。」

 

奧斯卡是什麼?是好萊塢的最高榮譽,不是電影藝術的最高榮譽,這就是它被詬病的地方。代表一群品味不一定出眾的特定人士的狹隘品味。史柯西斯早已是公認的電影大師,可是他依然渴望奧斯卡。或許是世界上最渴望的人。

 

 

 

《喜劇之王》之後會專門介紹。

獅子的堅強與老鷹的自由,對人沒有意義,因為我是人,牠們不是人,神也不是人。弱者的堅強與囚徒的自由,對人才有意義。我是人,只能被人拯救。只有人能告訴我人能做到什麼地步。

我想到,松本清張的《沙之器》裡面有個警探,沿著漫長的鐵軌走了好幾天,撿拾一個從車窗撒下的血衣碎片。那幾天很熱,熱的他滿身黏膩、臭汗沖天。

 

如果你追求不到,無比痛苦,如果得到了,也無比痛苦。

 

 

 

 

準備要開拍了,史柯西斯卻來訊,《基督的最後誘惑》取消了,他要執導《下班後》。提姆.波頓得知史柯西斯感興趣,馬上退出,放棄這個工作機會給史柯西斯。

 

 

 

而一樣來自中南美洲,史柯西斯的門徒佛南多.梅里爾斯,在巴西拍出了一部像透了《四海好傢伙》的《無法無天》。他這樣說:

 

 

 

在《夢》當中,在惡夢般的麥田前,史柯西斯正在捕捉梵谷最後的一幅畫《群鴉》。這是一部日本導演的電影,角色是一名荷蘭人,飾演的是一個義大利移民,說著英語。電影是世界性的,是橫跨整個二十世紀的歷史、藝術與回憶。

 

他的演講台,就是拉莫塔的擂台,只是拉莫塔在擂台上尋找懲罰與救贖,貝爾福的講台只有狂熱與沉淪。而當年的《蠻牛》的喬伊.拉莫塔,故事的良心與一切美好的支柱,在這裡換成了面目可憎的丹尼。喬伊與傑克的分離帶著無比的痛苦,關於丹尼的一切卻始終是場鬧劇。

 

勞勃.狄尼洛用一系列脆弱、受傷的瘋狂角色,完成了這對組合所能達到的極致—然後兩人分開,直到八年後的《四海好傢伙》。但這時,兩人再也回不去當初的創造力,而史柯西斯尋尋覓覓,有十餘年沒有找到下一個勞勃.狄尼洛。

 

這是極為簡單的信仰推論,也是極為大膽的挑釁。同樣的,也是矛盾的史柯西斯辯證法:聖女或妓女。

 

 

 

 

 

要揣摩奧斯卡的口味有那麼難嗎?對技術高超、素養深厚的史柯西斯來說當然不是,而是同樣的癡迷和執著。他要做自己,所以不會被保守的影藝學院青睞。他要做自己,所以無法跟上1977年掀起的高概念大浪潮。

回憶一下兩場戲。一場是丹能探員的勝利。探員,你賺多少?一年五萬、六萬?當你每天搭著臭哄哄的破爛地鐵,穿著三天沒換的西裝,你會不會想過,如果當初有一個選擇,有一個機會,人生會不會就此不同?

 

黑澤明,這位五零年代用《羅生門》征服世界的導演,卻在七零年代票房失利,自殺未遂。與俄國合作,在極艱辛的環境下拍攝了《德扎烏蘇拉》。昔日的偉人失去舞台,卻在大洋彼岸,冒出了一群素未謀面的門生。法蘭西斯.科波拉、喬治.盧卡斯擔任他《影武者》的製片,之後則是史匹柏。

 

 

回到二十年前,李奧納多演出了生平第一部電影《男孩的生活》。當時他還不知道自己日後會成為「世界之王」,但是他知道,他或許遭遇了一生中最崇拜的男演員,勞勃.狄尼洛,並結識了未來合作最長時間的導演馬丁.史柯西斯。

或許,年少得志的李奧納多,對於名利場上權勢人物內心的缺陷,一直有著強烈的喜好與共鳴,就像當年行走街頭的勞勃.狄尼洛,對於陰溝底層的黑暗世界,有著不變的熱情。他的謊言,宛如當年勞勃狄尼洛的拳頭。從四零年代小義大利區的孤絕與暴虐,到九零年代華爾街的浮華與空洞,如出一轍。

史柯西斯是當代好萊塢權勢人物中最優秀的紀錄片導演;也是紀錄片導演中最好的類型導演。他孜孜不倦地拍攝紀錄片,又在類型片中放入紀錄片的風格。實景、即興,最重要的是生活感。他們胡扯、吃飯,他們生活。他交錯寫實與夢幻、真相與虛構、表現主義與寫實、戲劇性與真實性。

 

 

《四海好傢伙》影響了後來很多電影,史柯西斯也不斷沿用類似的風格或形式,最近的《瞞天大佈局》(大衛歐羅素自己選了《四海好傢伙》為他的十大電影。),不知道為什麼成為IMDB第一名的《刺激1995》,當然還有史柯西斯自己的《賭國風雲》、《神鬼無間》和《華爾街之狼》。

 

別誤會,這些電影都在他們選擇的侷限下交出了可以說出是最好的作品,但每種策略都有盲點。難以創造一個偉大深刻的主要角色,就是我認為《四海好傢伙》敘事策略必須付出的代價。

 

 

或許每個熟悉史柯西斯的觀眾,都會馬上發現《華爾街之狼》中,史柯西斯過去一部作品的影子。

這時史柯西斯拿到一筆預算,總算有片商願意投資《基督的最後誘惑》,劇本、選角、場地都敲定準備開拍時,突然整個計畫被硬生生喊停。片場高層因為擔心題材敏感,所以喊停這個計畫,寧可把前期的錢砸到水中也不管。

 

 

 

 

現在越來越少關於屬於後者的電影,那種片場學徒出身,沒有淵博的電影知識和素養,有著直觀純粹的觸角,生猛青澀卻不得不逼視的真誠之作。媒體的改變讓我們變得老成世故、又變得急躁狂妄、變得方便又缺少觀察與凝視,並且不再信仰。網路與多平台讓電影不再是黑暗密室中的神秘儀式,而是隨手可得的速食消遣。

 

越恐怖的事情,越應該成為喜劇,反過來,越是洞悉喜劇的本質,就越悲哀。笑反應了一個文化的病態,而電視更是無限放大瘋狂的增幅器。幾乎所有關於電視的好電影都是瘋狂的,其中的佼佼者就是《喜劇之王》、《螢光幕後》和《益智遊戲》。他們的預言至今依然真實不虛,幾年前,電視節目將許純美和慧慈的言行當作商品大肆販售,居然有這麼多觀眾樂於接受。丹尼.鮑伊說,有了幽默感,就能夠說一切沈重的無法訴說的故事。《猜火車》就是這樣成功的。

當年,他們說傑克.拉莫塔對自己的暴力渾渾噩噩,而現在,喬丹.貝爾福對自己的謊言沾沾自喜,本人還洋洋得意介紹自己是超級壞蛋。

 

「孩子,不管你怎麼工作,永遠都一樣孤獨。」

 

前一刻,貝爾福大喊:「史崔頓就是美國!」

總之,這個比誰都還渴望被愛的脆弱小孩,卻總是掀起一陣陣波濤。叫罵、詛咒、暴動、抗議,有人看了他的電影去刺殺雷根,有人看了他的電影把他視為惡魔,在電影院裡引爆炸彈。

這些特點,同樣都出現在《華爾街之狼》。這兩部電影很像,《四海好傢伙》的模式威力太過強大。

他對偶像迷戀到什麼地步?這部片的女主角是麗莎.明尼利,文生.明尼利與茱蒂.嘉蘭的女兒。電影裡麗莎.明尼利畫了誇張的粧模仿母親當年的樣子。

 

當時他們想找年輕有潛力的導演執導,畢竟預算和名氣有限。他們那時候很喜歡一個動畫短片《Vincent》,風格詭異溫馨,童趣又陰森,消瘦的人物像是搞笑的惡夢,獨特難忘的歌德風格。

史柯西斯在特殊的世界尋找人的普遍性,不像好萊塢常見的裝腔作勢:「平凡人在不平凡的時刻展現不平凡的勇氣;或是,偉人的外在下,依然是一個平凡而不屈的靈魂。」

 

作為一個懷抱電影夢的準中年人,唯有這個古稀老人的狂熱,能讓我暫時忘記現實的殘酷、才能的匱乏、意志的軟弱,在他描繪的光影中投射自己的夢想,在他故事中充滿缺陷的主角告解時,安慰自己,其實自己也沒那麼糟。

「那麼,何不當個一世之王?」喬丹.貝爾福這樣回答。

 

他的角色意志力薄弱,內心自卑而封閉,性格脆弱,因此,為了彌補破碎的自尊,內心總是對於名利、對於權勢,無比熾熱。

 

 

 

為什麼?這個自我哀傷、自我沈醉的影癡,到底挑動了哪根敏感的神經?

不管多少人沒拿奧斯卡,像是奧森.威爾斯、希區考克和庫柏力克,不管有多少人不屑奧斯卡,尤其是他的老鄉伍迪艾倫,他依然想要拿到這個無聊又可笑的虛名,那是他的夢想。

李安在一次演講中,談到電影有兩種:「關於電影的電影」和「關於人生的電影」。

總之,《紐約.紐約》當時失敗了,後來又成功了。這部電影的主題曲,成了茱蒂.嘉蘭1939年《綠野仙蹤》主題曲〈彩虹彼端〉之後最著名的主題曲,有名到很多人都不知道〈紐約.紐約〉這首歌最早是電影的主題曲。

《華爾街之狼》的開頭鏡頭是電視廣告,結尾鏡頭是台下的群眾。我們看到的不只是喬丹.貝爾福的內心,而是我們自己的渴望、我們所處的世界。貝爾福的縱慾不僅僅是享樂而已,在書中更細緻地解釋,這是最合理的策略。

 

 

 

 

 

 

有人說,演技的定義,就是一個人能夠演繹出多少不同的角色,並且讓人信服。這話我不完全同意。放在梅麗.史翠普、丹尼爾.戴.路易斯的身上當然成立,但是我想演技的定義沒有那麼狹隘。

這三個人站上來,幾乎就是四十年來的好萊塢。四十年來沒有人像科波拉一樣崇高,短短十年內連續五部電影,拿了五座奧斯卡,兩座金棕櫚,每一部都是影史經典。

史柯西斯卻說:「我跟這傢伙不一樣,他拍片只為了賺錢。」

 

 

他的電影這樣說:「每個城市都有一個獨行者」、「每個男人都必須走過自己的殘酷大街。」

從台下,走到台上,他走了三十年。這四個人,就是當初改變世界的電影小子。

 

這話也對,也不對。

「我愛電影,那是我人生的全部。」

 

華爾街之狼,就是一部關於上癮的電影。

 

之前曾經說過,史柯西斯鍾愛小人物,但有個例外,就是《神鬼玩家》。霍華.休斯不是典型的史柯西斯人物,他不僅不是平凡的小人物,而是不折不扣的傳奇,顯赫的程度和橫溢的天才,根本就是當年《大國民》裡的肯恩。

 

就算過了全盛時期,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和狄尼洛合作的導演,依然是一個世代裡最優秀的佼佼者,他和塔倫提諾、麥可.曼、巴瑞.李文森、艾方索.柯隆,甚至羅德里哥和盧貝松,乃至歐羅素,都有和他合作過。

這個年輕導演叫提姆.波頓。

所以我愛史柯西斯。他教我愛上電影。

 

 

接著,又有片商願意投資《基督的最後誘惑》。只是成本不到原本的一半,整個檔期非常窘迫,資金短缺,史柯西斯硬著頭皮把這部電影拍完。上映前,就有宗教團體要出錢買下膠卷銷毀,接著許多抵制活動,抗議浪潮,恐怖攻擊。

 

沒有靈魂的暗夜,沒有反悔與救贖,他越好笑,越成功,你就知道他在地獄沉淪的越深。

 

陳凱歌說過:「一個創作者一生能拍出《計程車司機》、《蠻牛》和《喜劇之王》這三部電影就夠了。」

 

 

最後,用2010年金球獎終身成就獎,賽西爾.狄密爾獎的致詞為此篇作結。那年的頒獎典禮,台上的兩個引言人是勞勃.狄尼洛與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